您现在的位置:泗州戏网 > 戏曲文化 > 戏曲杂谈 >

新流派的诞生需要剧评者以及观众、媒体的宽容和支持

时间:2013-05-16 13:31 来源:泗州戏网 点击:

  要想创造新的流派,首先演员应该加强基本功的修炼和对本行当内既有流派的传承。某种艺术门类的成功创新,一定都是在该门类的技术与美学规范之内进行的,一旦突破,就不是“新”,而沦为“野”。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曾经出现过将真马、真车搬上京剧舞台的尝试,然而由于违反了京剧艺术“传神写意”的基本美学规范而无法获得观众的喜爱,从而被历史淘汰。反之,被观众和历史认可并传承下来的流派,如老生余派、奚派,则分别是余叔岩、奚啸伯在学习谭派的过程中,发挥自身特色而创造出来的。旧社会坐科学艺向来有“七年大狱”的说法,传统的戏曲教学模式(所谓“打戏”)往往会给学生的身心带来很大伤害,固然极不可取,但是长期的艰苦训练毕竟在客观上练就了艺人坚实的基本功。据说当年程砚秋有一次演出《红拂传》之前,饮酒过量以致酩酊大醉、视物不清,可他竟然仍能完成这一唱做并重的演出,且丝毫没有差错,其基本功之深厚可见一斑。也正是这样深厚的基本功,为他创造别开生面的程派艺术提供了保障。

  开创新流派不仅需要四功五法的修炼,还需要从业者全面提升文化、艺术修养。京剧演员应该多熟悉其他兄弟剧种的唱腔和表演手段,甚至兼习电影、话剧等艺术精华,并化为己用。旦行荀派的许多名剧,诸如《花田错》、《香罗带》等,都是从梆子剧目改编而来的。老生李派宗师李少春的《野猪林》脍炙人口的“大雪飘”唱段中,“壮怀得舒展,贼头祭龙泉”一句的唱腔就是从河南豫剧化用过来的;程砚秋的《锁麟囊》中许多经典唱腔,就曾从小生行当的【娃娃调】、中国苏南民间小调《哭七七》甚至西洋歌曲中获得灵感。以上谈及的还仅仅是唱腔的层面,而京剧是一门综合艺术,一个流派的产生不仅需要唱腔的创新,还需要其他的表演手段与之配合。比如程砚秋精深繁难的水袖功,就是把以太极拳为代表的中华武术的动作化入京剧的身段而成。

  而从更深的层次来说,流派间根本的差异,是艺术家对人物、人情、人性、人生之理解与体认的差异。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文化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库,演员应该有意识地从中汲取营养,只有丰富了自己的心灵才能更深刻细致地把握戏中人的心灵,进而以独特的方式塑造人物、诠释人生。齐如山执笔的梅派名剧《天女散花》优美而奇幻的意境,就是从佛教经典《维摩诘经》中借鉴而来,显然是剧作家和演员深厚的文学、佛学修养成就了这出戏;程派名剧《金锁记》则是程砚秋按照当时新兴的时代要求和审美要求,吸收关汉卿原著《感天动地窦娥冤》之精髓,对传统老戏《六月雪》增首益尾发展而来的,出于对人物独特而深刻的理解,他塑造的窦娥别有一番风情。

共2页: 上一页12下一页

上一篇:吃包子要吃馅儿 听拉魂腔要听旦

下一篇:关于洛阳曲子戏的逸闻趣事
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TAG标签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 网站公告 | 高级搜索 | 网站地图

Copyright 2010-2013 www.Sizhouxi.net All Rights Reserved
中国泗州戏网(Sizhouxi.net)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转载必究 Email:sizhouxi[at]126.com 在线QQ交流: 
地址:安徽省宿州市泗县经济开发区(邮编:234300) 技术支持:泗州戏网 皖ICP备05009994号
分享按钮